首页 > 神级小仙医 > 第166章 雨林喋血(中)

我的书架

第166章 雨林喋血(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龙五摇头道:“不行,我们的职责是保护首长,大家都给我安心呆着。”

东方雨菲红着眼睛喊道:“难道就让秦钟自生自灭?”

龙五一字一顿道:“东方雨菲同志,别忘了你的身份,别忘了你的职责,秦钟是我的师叔,更是的好朋友,难道我不担心他?但是我想,如果秦钟处在我的位置,他也会这样决定的。”

东方雨菲摇摇头,一下跑了出去,聂抗天叹了口气,也跟了出去。

龙五看看剩下队员,吼道:“大家给我精神点,各就各位!”说罢走进了自己房间。

中东地区,一座华丽的城堡,丝毫不逊于一个帝国的宫殿,不仅仅是华丽,还有她森严壁垒的守卫。

这是石油大亨萨利姆-侯赛因-马吉德-提克里特的府邸,他的财富足可颠覆一个小国,没想到车臣居然敢绑架自己的女儿。

就在几个小时前,萨利姆还投鼠忌器,因为女儿在对方手上,而交换女儿的条件是一千吨黄金。

萨利姆手里确实有这么多硬通货,这是他全部家底。当他派出的六批特工全部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声息之后,他犹豫了,财富可以慢慢积累,可是女儿只有一个。

就在他紧急调度黄金,准备交换女儿时,他接到了女儿的电话,这让他不由一阵喜出望外,300斤肥硕的身躯差点原地蹦起来。

从女儿口中得知,是一个叫秦钟的华国男子救了她,女儿要求他立刻派人营救秦钟。

要是莱普斯基知道自始至终两个女孩眼里口中都没有他这个救命恩人,真不知作何感想。

萨利姆立刻做出部署,他派出自己城堡中所有的死士,并联系了一直雇佣兵,要求他们迅速前往车臣基地营救。

萨利姆决定,这次无论花费多少代价,秦钟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过,作为一个商人,他还是有自己的心里价位的,那就是十亿,他的预算是十亿美金。

就在几支救援小队向车臣基地驰援时,秦钟和莱普斯基正在雨林深处大口喘气。

莱普斯基咬着牙,浑身冷汗,斜靠在一棵树身上,歪头看着秦钟,积攒起所有的力气说:“你……你还是走吧……不要管我……了。”

秦钟没有看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收拾着那只小松鼠,“别说话,省着力气,不能生火,将就吃一点补充能量。”秦钟将小松鼠剥了皮,切成碎丁,然后送到莱普斯基嘴边。

莱普斯基虚弱一笑:“我……我怎么好像成了一个累赘。”

“也不是,你还是有点用的。”

“如果死不了……”

“死不了再说。”

大半只松鼠肉被莱普斯基吃了下去,秦钟用匕首将鼠骨锯成小短节,然后全部嚼碎吞了下去。

看到秦钟的模样,莱普斯基咬着嘴唇,身体仅余的水分从眼里流了出来。

秦钟深深吸了口气:“别浪费水分,趴下。”

“干嘛?”莱普斯基不知所以,但还是依言趴在地上,不过就这几个简单的动作,也将他折腾的一身冷汗。

秦钟手里拿着一朵曼陀罗花,将花朵柔碎,按在莱普斯基背部伤口上。

“啊……”

莱普斯基一身惨叫,秦钟摇摇头:“你快把狼吓跑了。”

“你干什么?”

“帮你取出弹片。”

“你没有麻药啊,也没有手术器材。”

“刚才那就是麻药,现在有感觉吗?”

莱普斯基眨眨眼睛:“好像有点麻。”

秦钟摸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封住莱普斯基创口周围的血管,手上一边动作,一边跟莱普斯基说着话。

“你学过汉语,听说过华佗吗?”

莱普斯基茫然摇头。

秦钟道:“华佗生于东汉末年的乱世,他一生悬壶济世,是我们华夏的一代神医,他发明了麻药麻沸散。”

“他真伟大!”莱普斯基喃喃自语。

秦钟两个指头夹出一枚弹片,然后又用银针在其他部位反复探查着,道:“麻沸散的主要材料就是曼陀罗花,没想到林子里就有,我是就地取材,只是没有消毒。”

“你也很厉害。”莱普斯基有气无力的说着。

秦钟从战术背心上扯下几根丝线,将银针头部弯成勾,很快就将莱普斯基的背部伤口缝合了。

“好了。”

“好了?”

秦钟从身上摘下几颗手雷,又用身上扯下的细线戳成细绳,拉着拉环,如此一来,几个简单的“地雷”便做成了。

莱普斯基看了看秦钟,虚弱笑了笑,他心道: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幸亏自己没有选择与他为敌。

“走!”

秦钟一把扛起莱普斯基,看了看指南针,又看了看天际的北斗星,披荆斩棘,深一脚浅一脚向前方走去。

一弯残月早已升上中天,如水的月华在密匝的林间投下如霜的斑驳月影,让阴森的雨林更添恐怖。

不过二人都是唯物主义者,不信神鬼,唯一担心的遇到毒虫走兽。

二人走了大约十分钟,一群人来到二人之前歇息的地方,一名指挥官模样的人用手捻了点地上的泥土放在鼻端嗅了嗅,道:“是他们,应该不远了。”

其中一个士兵道:“那我们快追。”

指挥官点头:“好。”但他脸色蓦地一变,大喊道:“卧倒。”

随即就听见“砰”的一声。

那名走在最前面的士兵失去了档部处,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啊……疼,救我,救我……”

他从指挥官眼中看到了绝望,也仿佛是解脱。

其实不光是他,还有四名失去半条小腿士兵也在地上翻滚嘶嚎着。

其他侥幸的士兵也都是浑身发抖,眼中尽是恐惧。

指挥官举起枪,扭过头去,在士兵们“不要杀我”的绝望呼号中扣动了扳机。

五枪,结束了五个生命。

其他士兵一时间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指挥官大声道:“该死的俄国特工凶残的杀害了我们的兄弟,我们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其他士兵一听,好像着魔般跟着他喊道:“碎尸万段。”然后一个个再次斗志昂扬的向雨林深处追去。

秦钟和莱普斯基正在侧耳细听,等到五声枪响过后,秦钟道:“解决了五个。”

莱普斯基竖起了大拇指。

秦钟展开地图,打着手电,莱普斯基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前面是一片绝地,里面到处都是毒瘴,我们没路了。”

“难道天要绝我。”秦钟喃喃自语。

莱普斯基将耳朵贴在地面上:“他们来了,一共有三队人马,从三个方向而来,每小队十人以上。”

秦钟咬着牙:“好吧,咱们就在这里跟他们决一死战。”

莱普斯基摇头道:“一会我吸引他们的火力,你一个人逃。”

秦钟没有理他,而是望向前方不远处一片朦胧的瘴气,手电灯光照过去,好像还放射着迷离的色彩。

莱普斯基循着他的目光望去,低声道:“那叫五彩毒瘴,正常人吸入一口就会不治而亡。”

“五彩毒瘴,五毒。”秦钟突然眼睛一亮,立刻背起莱普斯基爬上了一颗大树,他将一把手枪交到莱普斯基手中,说:“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开枪。”

说完,自己一下溜下树去,每一步踩得很重,脚印向那片毒瘴延伸过去。

“你要干什么?”莱普斯基以为秦钟为了他要引走敌人,自己却走向毒瘴,他忍不住低声叫道。

秦钟回眸一笑:“我对毒物免疫。”

说罢一头扎进了毒瘴中。

其实秦钟也只是尝试一下,他自己也并无多大把握,也做好了及时撤出的准备。怎么着也不能白白死了,拉的垫背还不够呢!

跨入瘴气的一刹那,现在发现里面一片朦胧,能见度不到一米,只能看到自己的手指头。他尽量稍稍吸入一点,身体只有微微麻痹之感,秦钟心中一喜,大大吸了一口,慢慢闭上眼睛,居然发现并无大碍。

秦钟微微一笑,看了五毒真的没有白吃,这一次如果能够逃出生天,真的要多亏了五毒。

想到了五毒,他不由想起了师父,“师父……唉……”

现在,秦钟总算知道了师父不教他武功的用意,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现在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已经很难了。

系列之摆摆头,知道自己想远了,一切都应该等到自己度过这次危机再说。

这时,头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同时,一束灯光照了下来,秦钟如同置身五彩迷离的雾气之中,他毫不担心对方能够看到自己。

不过,向全身而退也不容易,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拖油瓶的莱普斯基。

秦钟真的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一个来营救,不过,如果没有莱普斯基,他根本找不到库娃她们的藏身之地。

秦钟检查了一番自己随身携带的弹药,手雷已经用完了,沙漠之鹰子弹十四颗,也就是两梭,而敌人即便不算直升机的支援,也有三十四人。

“这场仗真不好打!”

突然,秦钟脑中回想起一部电影,是史泰龙的《第几滴血》记不得了,上面有经典的丛林战,他用的是弓。

秦钟左右看了看,就地取材,做了一把简单的弓,又用匕首削了十几根箭,他试射了一支,一下子射入一颗大树,箭尾不住颤动,说明劲头还不小。

作为一个优秀的特工,野外求生技能,包括制作一些简单的武器,这些都是必修课程。只是,秦钟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就要学以致用。

秦钟收起枪,弯弓搭箭冷冷一笑:“今天,才是真正的雨林喋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