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圈地跑马做地主 > 第十章 天道已死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天道已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额啊……”

  惨叫声连连,不见丝毫停歇。

  没有被尖刺刺中的凌源宗弟子,亦是心胆俱裂,恐怕这次出去,也会在心中留下阴影,以后都不能静心感悟了。

  特别是蚁山界的修炼之道,对于心性要求十分严格,莫不是心性纯粹者不能得到极大成就。

  不论心性歹毒,或者纯真,你内心深处是极恶,或极善,或有一颗赤子之心,只要行事遵从本心,都能在感悟天地至理中如鱼得水。

  “你们快帮我把这些尖刺击碎!”那些幸存的凌源宗弟子大声叫道。

  心态快要爆炸的他都忽视了,这些尖刺其实并没有太过坚硬,只需法力一震,就可以轻易将尖刺震碎。

  虞滕一副热心的表情,道:“我这就来帮你,话说,你们凌源宗也太惨了吧!”

  “啧啧。”

  好似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虞滕还是上前把尖刺击碎。

  只是被固定在地上的弟子就没办法了,死去的,就先把他们放下来;而还未死去的,把尖刺击碎,会有很多碎片残留在体内,到时更难处理。

  无法,只能给那些弟子吃一些止痛的药物,暂时消除了他们的痛苦。

  有些修为足够的,呼吸法又是主金行的,倒是可以将金属尖刺拔出来,但那剧痛十分难耐就是了。

  两方人的境况可谓是大反转,刚开始凌源宗仗着人数优势,嚣张跋扈,现在,就几个幸存的,而且还是道心接近破裂的状态。

  “师兄,是他们搞的鬼!”凌源宗有个弟子心态崩了,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指着青峰宗众人,对凌源宗领头弟子道。

  “一定是他们布了什么歹毒的阵法,引我们上当!”

  “师妹啊……”

  这名弟子完全疯了,在己方完全处于劣势的时候,当场指责青峰宗,已经做出如此行为,对于环境已经失去了基本的辨识。

  “住嘴!青峰宗各位同道大气,将我们救出,却还在此胡言乱语,等师叔回来,我定向他禀报!”

  凌源宗领头弟子厉声喝道,同时看向青峰宗,希望他们不要介意。

  他们怎么会介意呢,五人巴不得这件事翻过去,毕竟确实是自己【师弟】做出了这件事。

  徐凡现在还心有余悸,正忐忑呢。

  下手如此狠辣,在蚁山界是受大多数人的排斥的,甚至还会受到有心人的攻讦。

  谁让化凡仙门这件事影响这么大呢。

  蚁山界的修行法,本就要亲近天地,恩惠天下,因此,有违人伦的事情,修士们是很忌讳的。

  造孽太多,修行路都会受阻!

  然而,又有一个说法……

  天道已死!

  玄界破碎,化为无数碎片,玄界的天道自然受创颇大,似乎已经无力管辖天地秩序。

  有佐证,玄界破碎后,无数魔门并起,为祸世间。

  如果天道有眼,早就降下灾殃了。

  然而并没有……

  因此,天道已死的这个说法甚嚣尘上。

  修士们保持着一丝谨慎的同时,心里的那丝侥幸便慢慢崛起了。

  不过,仍然有一层无形的约束,笼罩着那些善良守序的宗门之上,宗规上也有类似‘不得滥杀无辜、杀害凡人’的条例。

  所以,如果徐凡的做法被传出去的话,无论是青峰宗,还是凌源宗,都会降下问责。

  起初质问青峰宗的弟子被领头弟子呵斥了一句,委屈巴巴地退下了,不过他来到师妹的尸体前,眼中那一抹阴郁却是更盛了。

  两宗弟子也不再继续纠结于此事,巨兽尸体也不争夺了,他们抬头望向玄远和凌源宗高手的争锋。

  二人的争锋也将要落下帷幕了。

  是玄远占了上风。

  凌源宗高手十分不甘,但现在正处于紧要关头,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腾出手来下阴招,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洞天被玄远的气息一点点侵染。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洞天超过一半都被玄远给侵染了,这也代表着,玄远已经可以驱使洞天的世界之力来对付他。

  二人的对比越来越明显。

  最终,凌源宗高手被一把世界之力化作的灰蒙蒙长剑划破了肩膀,整个人也从天上掉了下来。

  “啊!”

  他在地上站稳,看着无数道法力丝线遍布整个洞天,眼红直冒火。

  凌源宗高手拂袖而去,既已输了,没有必要再待下去,难道还要等玄远的驱逐不成!

  不过,当他来到凌源宗弟子那里时,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怒不可遏。

  他带来了八个弟子,鲜活旺盛的八个弟子,此时却只有三个还好好的,其他不是躺在地上死去了,就是被一些黑色尖刺固定在地上。而且那三个弟子也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道心受损。

  从远处直接纵掠过来,带起一串烟尘。

  他直接询问领头弟子:“出了什么事!”

  领头弟子打了个哆嗦,道:“师叔,我们跟青峰宗弟子争夺巨兽尸体时,突然有无数尖刺从地底冒出,很多师弟师妹死了……”

  师叔来到那些被尖刺固定的弟子那里,一挥手,就将他们体内尖刺瓦解掉,随后又打出一团绿色的光,进入弟子体内,所有创伤就消失了。

  那些弟子直接倒在了地上,痛哭起来。

  “别哭了!”

  师叔厉声喝道,随后转身看着徐凡五人,将属于天玄境的威压释放出来,压到了他们身上。

  “说,这是怎么回事!”

  难以想象的压力压到了他们身上,他们不由得弯下了腰,并且凌源高手还在加大威压,要将他们压倒在地。

  “前辈,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真的不知道啊!”作为大师兄,王蒙理应维护师弟师妹,于是他艰难地开口道。

  “定然跟你们有关系,说!”凶手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但无论是为了拯救那几个弟子的道心,还是发泄他在玄远那里受的憋屈,这件事都要有一个人承担。

  “不…知…道!”王蒙一个个字吐出来,颇为硬气。

  “可恶啊!”

  徐凡在旁边看得难受,开口道:“是……”

  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天上就传来了玄远的声音:“什么时候,我的弟子要受别人的欺凌了?”

  玄远冷哼一声,降落到几个弟子身前,将凌源宗高手的威压驱散。

  “玄远,你……”凌源宗高手气极,“难道我凌源宗失去几个天才弟子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成?!”

  玄远面色平静道:“我理你凌源宗死了几个人,我的弟子谁也不能动!”

  “师傅……”

  徐凡心里感动,虽然师傅的强势,主要是维护自己的脸面,但那一句句‘我的弟子’仍然让他心颤。

  “我凌源宗失去几个弟子的事是不会这么过去的,我回去一定会禀报掌门,届时一定要去青峰宗讨个说法!”

  “我们走!”

  凌源宗高手冷哼一声,卷起所有弟子,飞出了洞天。

  玄远定定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方才道:“我们走吧。”

  师徒六人出了洞天。

  洞天外,玄远伸出右手,对着洞天入口。

  右手掌心有一个漩涡旋转着。

  洞天的入口一点点缩小,七彩光华向着中心收缩,同时,有一个灰蒙蒙的光球慢慢在洞天入口处析出。

  最后,洞天的入口慢慢消失,只剩下一个拳头那么大的光球静静悬浮。

  玄远一招手,光球飞到了他掌中。

  手一翻,光球就被他收了起来。

  随后卷起五个弟子,向着青峰宗飞去。

  ……

  回到宗门,玄远只跟他们说了一句“我要闭关。”就直接进了住处。

  直到半个月后,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天玄境后期的修为了,修为精进的同时,整个人的气息却慢慢消失,仿佛都要融入了天地一样。

  天息境和天玄境,分初期,中期,后期,已经没了巅峰期这一境界。

  这也代表着,接下来,他就要开辟体内洞天,突破到神藏境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