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圈地跑马做地主 > 第九章 独属于徐凡的战斗方式

我的书架

第九章 独属于徐凡的战斗方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弟子对于带队的凌源宗强者有着很大的信心,一致认为,他能够夺取洞天的所有权。

  因此,他们对于洞天内的宝物势在必得,已经看成自己所有,又怎么能够容忍青峰宗之人做手脚呢!

  一声令下,凌源宗众弟子向前扑来,各种法术飞舞,有的驭使法器,有的专门炼体的,跟着兽宠一起冲来。

  徐凡他们已经进了阵法中,此时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进攻。

  最中心的阵法是防御阵法,外围有简单的迷阵困阵。

  就这样,迷阵困阵照样将凌源宗众人死死困住了。

  “小心,是阵法,懂阵法的,来看看,这里有没有攻击阵法!”

  “该死的,好卑鄙的青峰宗!”

  “小心啊,法术别乱丢!都打到我了!”

  阵法内顿时乱作一团,他们猝不及防之下,被迷阵给混乱了方向,有人慌乱之下,法术就朝着四面八方丢去。

  “冷静,法术不要乱丢了,先让懂阵法的破了这阵法再说。”有人站了出来,安定人心。

  凌源宗那边镇定了下来,并慢慢将人聚拢了回来。

  有精通阵法的站了出来,从身上掏出各种阵盘,还有破阵的材料。

  法力托起阵盘,阵盘悬浮在空中,各种材料围绕着阵盘飞舞。

  阵法内,徐凡见状不妙,有些担心的对柳儒梦道:“师姐,你布的阵法可以坚持多久?别到时候师傅还未收取这个洞天,他们就将阵法破掉了!”

  说话间,外界传来‘咔嚓’一声,一个阵法破碎。

  这是一道迷阵,迷阵破掉后,阵法演化的浓雾渐渐散掉了,从外界已经可以迷迷蒙蒙地看到中心的五人。

  徐凡道:“师姐,你把我放出去,我有办法了!”

  “你有什么办法?”柳儒梦有些心烦气躁,如果不是急切间,布下的这些阵法,并不能从内部向外攻击,凌源宗的这些人哪里能够在那嚣张!

  她只是简单地问了徐凡一句,就把防御阵法打开了一个口,随后将走出外面困阵和迷阵的方法告知他。

  徐凡依葫芦画瓢,走出了阵法,然后绕着阵法转起了圈。

  凌源宗众人全部进了阵法,因此他们并不知道徐凡的举动,柳儒梦也当他是心慌了,做出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徐凡很快就将阵法绕了一圈,然而他并没有再次进入阵法,而是在外面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暗中观察。

  凌源宗众人仍在破解阵法,天上玄远和凌源宗高手还在争夺洞天的所有权。

  玄远和凌源宗高手的修为相仿,虽然玄远先行赶到,不过两人的进度都差不多。以徐凡的观察,二人还要僵持很久。

  巨兽尸体这边是一片戈壁景象,天上没有太阳,却有不知从何处来,无处不在的光照亮了整个世界。

  这是个荒凉的世界,植物都很少。

  观察之余,徐凡环视周围。

  在心里,他惊奇于洞天的存在形式,跟地球上建立的三观可谓起了很大的冲突。

  在地球,虽然他并不是一个无神论者,毕竟他自身就身怀异能,不过也只是一直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并没有想过,在地球之外,有这么一个宏大的世界。

  此时,徐凡暗自庆幸,自己有幸来到这个世界,不然如何得见如此场面。

  这时,所有阵法终于被破,凌源宗众人狞笑着看着王蒙他们,而且就要上前制服他们。

  王蒙他们也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师兄师姐,这边,快来这边!”徐凡在远处招手。

  王蒙他们犹豫片刻,咬咬牙往这边冲来。

  “这……追不追?”

  凌源宗这边,懵了,看看巨兽尸体,又看看已经来到徐凡身边的四人。

  之前一直发号施令的凌源宗弟子道:“先查看一下,巨兽尸体上还有没有其他后手!”

  凌源宗弟子去检查巨兽尸体,徐凡几人站在远处。

  张炬问徐凡:“师弟,你有什么办法对付他们,别到时候,打不赢他们,却把巨兽尸体给丢了。”

  “放心吧,师兄。”

  “我学会了一个强大的法术,可以越级而战!一定可以打败他们。”

  徐凡说的很有自信,他打算将自己的异能伪装成一个法术。

  他催动无名巨兽呼吸法,浑身法力调动了起来。

  一股百战而死的壮烈气息从徐凡身上散发出来,浑厚而惊人。

  众人大惊,从这呼吸法催动的声势来看,品级就不低。没想到,师弟竟然领悟了一部这么高级的呼吸法,难怪师傅会收他为徒。

  这下他们心里有谱了。

  “起!”

  徐凡一声低喝。

  四人转头看向那边,只见巨兽周围,地面上有无数黑色的细小颗粒运动起来,就像流沙,又像无数弧线,整齐有规律地排布着。

  凌源宗弟子也发现了这一幕,但都没有把脚底的这神奇现象归结到青峰宗弟子身上,因为他们离这里太远了,只是生息境的修为,法术不可能影响到这么远!

  下一刻,这些细小黑色颗粒堆积了起来,成为一个个小圆锥。

  地面凸起了无数尖刺,他们惊奇地看着,有的竟然还拿脚踩着。

  陡然,无数圆锥向上升起,速度实在惊人,快到凌源宗弟子都反应不及,就从身下穿透而来。

  远处的四人浑身一寒,整个过程他们是看在眼里的,也都知道这一幕都是自己这位平平无奇的师弟造成的。

  实在让人心惊,那边惨叫声连连,惨叫声中蕴含的绝望都影响到了看戏的四人。

  一个字,惨。

  一个大约圆形的区域内,树立着无数黑色尖刺,就像一片尖刺长林。

  尖刺就像串烧烤,凌源宗弟子被穿透。

  尖锐的尖刺从脚底板,谷道穿过,从身上各处穿透,有的从头顶,当场就死去了;有的却是从胸膛,腹部穿过,没有立即死去,挣扎了片刻,才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

  其他的,被尖刺固定在地上,不敢稍微动一动,尖刺深深扎在身体中,只要一动,就是无尽的剧痛。

  有一个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化凡仙门的宗派,招惹到了一个魔道宗门。

  这个魔道宗门就是精通各种酷刑,将化凡仙门攻打下来后,俘虏的弟子,长老,还有战败的宗主,就是被类似黑色尖刺的物体,穿过身体,固定在地上。

  魔道宗门却没有伤到他们的要害,从无关紧要的地方穿过,让无数人定定站在原地,动也不能动,忍受着剧痛,太阳的炙烤。

  直到尖刺和血肉长到了一起,稍微一动,就要忍受人间惨痛。

  那段时间,化凡仙门所在的山上……

  痛哭,惨叫,咒骂声一连回响了十几天,他们才在痛苦中死去。

  却不是重伤而死,而是心理已经崩溃,是心碎而死!

  实在渗人,那怨念经历千年,都未消去,甚至那座山峰,还化为一片鬼蜮,至今没有人敢上去。

  自己这位师弟,也是个狠辣之人啊!

  四人暗暗说道。

  徐凡并没有像他们所想的这么毒辣,他也是被吓了一跳。

  这只是他的灵机一动的主意,却没想到有如此奇效。

  无名巨兽呼吸法,主金行,因此,藉由他对于那片区域的权柄,徐凡调动了地底的无数矿藏,无数金属被吸了上来,化作黑色尖刺。

  他没想到,这些黑色尖刺竟有惊人威力!

  一时间,仿佛有一道闪电在他脑海劈响。

  机警的凌源宗弟子,以一种曼妙的姿势,扭曲着身体,让黑色尖刺从身体表面穿过,这才躲过一劫。

  他们瞪大双眼,一副见鬼的模样。

  看着周围师兄弟狰狞的表情,他们没有丝毫劫后余生的庆幸,而是心中胆寒。

  为什么,为什么青峰宗弟子在这里待了这么久,都没有出事,他们一进入,就遭遇了这种事。

  他们恐怕想象不到,这一切,都是青峰宗弟子中,修为最低的那个干的。

  徐凡他们走过来,控制着眼神和耳朵,忽视那些惨叫的弟子。

  随后,有些好笑地看着那些被困在黑色尖刺之间的曼妙身姿。

  扭臀,耸肩,高抬腿什么的简直常见,他们还看到有一个下腰的呢!

  也幸亏,灵体境铸造的灵体有着惊人的柔韧体魄,不然他们还做不出这些动作呢!

  躲过一劫的,都是那些修为高深的弟子。

  那个偷偷告状的凌源宗弟子,很不幸的,被一跟尖刺从谷道穿进,从眉心穿出,已经死去了。

  
sitemap